左右手互搏 竟是脑子有病?
发布部门:第一临床医学院 发布者:吴老师 发布时间:2015-05-20 查看数:5223 评论:0

广州一群医生组建科学创新沙龙,脑洞大开破解奇葩问题
作者:黄雅熙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5月20日 星期三    编辑:南都   版次:GA10   版名:格物论
医院康复科主任陈卓铭是沙龙主持人,同时也是10个奇葩问题的设计者,他告诉南都记者,这个科学创新沙龙,是由临床医生、博士生和硕士生因为兴趣组成的。“现在我们的微信群已经有70多个人了。当初建立这个小组,就是为了能够为大家提供一个可以头脑风暴的平台,让大家迸发思维的火花。”


    金庸小说中老顽童的绝顶功夫“左右互搏术”竟然是因脑子病变?

    两大凉茶企业“火并”,给你200万,是投给广告还是投入口味研发?

    一个只懂普通话的中国病人和一个只懂英语的美国病人同时脑出血,哪个病人恢复快?……

    上周六,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华侨医院)举办的科学创新沙龙中,一群医生就这些奇葩问题给出了“脑洞大开”的答案。

    医院康复科主任陈卓铭是沙龙主持人,同时也是10个奇葩问题的设计者,他告诉南都记者,这个科学创新沙龙,是由临床医生、博士生和硕士生因为兴趣组成的。“现在我们的微信群已经有70多个人了。当初建立这个小组,就是为了能够为大家提供一个可以头脑风暴的平台,让大家迸发思维的火花。”

    提起这十个问题是怎么来的,陈卓铭笑着回忆道:“上个月,在科研创新的微信群上,有人提议说可以尝试着去做些科研,提一些创新的课题。我立马答应了,回头就立刻开始构思问题,一直写到凌晨4点多钟呢!”

    当天,来自广州、佛山、东莞、珠海等地的康复学专业、神经内科专业、影像学专业、耳鼻喉专业、针灸、营销等不同专业的“大夫们”参加了这个沙龙活动。“他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优秀的专家,平时工作都很忙,很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大家坐下来,面对面交流。”陈卓铭笑着说。

    沙龙现场,对同一个问题,专家们有着不同的意见。陈卓铭认为,“沙龙就是要争论的”。“科研要解决前人没有解决的问题。一个不确定的问题只有通过科学的实验方法和手段,才能找到答案。在找答案的过程中,必须有所创新。”

    1

    假如给你200万,帮某凉茶企业打败竞争对手,你会用来投放广告还是改进饮料味道?

    “凉茶大战”想赢神经学医生说:投广告

    与传统的营销角度分析不一样,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陈小云博士另辟蹊径,从神经学角度解读凉茶营销大战。

    “正所谓食色性也。人的原始生理刺激包括味觉和视觉,而视觉往往表现得更为直接。就像看车展一样,很多人都是冲着车模才去的。”陈小云有趣的比喻逗得全场观众大笑。陈小云表示,要想在这类品牌营销大战中获得成功,应该测试消费者对这两个品牌的味觉刺激、广告刺激,完整和精确地考察消费者的大脑活动。

    陈小云设计了一个实验:利用fM RI、ERP、眼动仪检测技术来分析消费者对产品的脑电反应及相关脑区“奖赏区域”的激活情况。“一旦刺激了大脑的‘奖赏区域’,便能激发人们对品牌的正面情绪,吸引消费者去购买这个牌子的产品。”

    类似的营销大战,曾发生在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身上。上世纪70年代,百事可乐通过实验,了解到有2/3的消费者认为百事可乐更好喝,但可口可乐却占据了大量的市场份额。2004年,有人改良了这个实验:用fM RI技术分别观察被试者品尝带有商标和不带商标的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结果显示,当品尝不带商标的可乐时,百事可乐所引起的大脑内侧前额叶皮质(味蕾相关的低级加工脑区)的活动远远高于可口可乐所引起的这一大脑区域的活动,说明百事可乐口味更佳。

    而当品尝带有商标的可乐时,结果却大相径庭。可口可乐引起了大脑背外侧前额叶皮质、海马体和中脑的强烈活动,而这些区域恰恰与高级认知和区域有关。

    “这个实验表明,品牌信息是通过高级认知活动来对消费者产生影响的。”陈小云认为,凉茶大战,投入广告才会找到出路。“200万投入广告是不够的,陈主任您给的钱太少了。”陈小云笑着“吐槽”题目。

    2

    金庸小说中有位老顽童周伯通,他有一样绝顶功夫:“左右互搏术”。这个人的病变在哪里?

    左右手互搏可能是大脑胼胝体坏了

    金庸小说中有一个情节:老顽童周伯通在桃花岛创出“左右互搏”之术,左手和右手打架,诀窍在于“分心二用”。但专家们指出,这可能是一种病变。

    “左脑支配着我们的语言和逻辑推理活动,右脑主要支配人的情感活动和空间、想象力。”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博士生易爱云进一步解释道,正常情况下,左右半球是协同活动的。“进入大脑一侧的信息会迅速经过胼胝体传达到另一侧做出统一的反应。左右互搏可能是大脑两半球协同、互补或者互抑功能出现了障碍。”

    陈卓铭指出,胼胝体是连接左右脑的“桥梁”。当人们要做顶层、高级活动的时候,大脑总体上是只听一边半球的指挥,另一边的半球会受到抑制。“就像我现在在讲话,主要是由左脑来支配,右脑是受抑制的。”

    陈卓铭解释道,如果一个人的胼胝体被切除了,大脑的两个半球就相当于失去连接,像变成了两个人一样。“倒水的时候,正常人一般都是左手拿起杯盖后,右手再拿起水壶将水倒进杯子里。但曾有一个被切除了胼胝体的病人,在倒水的时候,没有把杯盖拿起来就直接倒水,结果把水倒在杯盖上。这就是典型的左手打右手了。”

    3

    一个人出生后学广州话,小学学普通话,大学学英语,老了在美国生活,脑中风失语了,完全不会讲话。这时要你教他说话,用哪种语言教这病人最有效?

    失语病人学啥话?令他兴奋的语言最有效!

    陈卓铭表示,针对题目,选择广州话或者普通话疗效比较好。“一般情况下,我们会选择病人较熟悉的语言进行治疗。在脑功能里面,运用很熟悉的语言,病人需要调动的脑区较少。调用少的大脑区域点,治疗效果就相对更好。我们可以用E R P技术来观察病人对哪种语言较为兴奋,从而对症下药。”

    但是,现实情况也不全是这么简单。陈卓铭进一步解释说,治疗的效果,还跟患者周围的语言环境、对某一种语言的掌握程度有关。“以前有个病人为了出国,经常在背英文单词。有一次高血压导致他不能说话。醒来后,这个病人并没有说自己的母语,讲的却是英语。原因是,在发病前,病人处于使用英语的兴奋状态,醒来后自然而然就总讲英语了。”

    4

    一名病人正在接受脑肿瘤切除手术,康复科医生协助神经外科医生,在手术台上让病人从1数到25。病人数到4之后突然停止了数数。医生立即停下手术刀,这时患者会怎样回答?

    医生停下手术刀

    开颅病人数数不会停

    就这个问题,陈卓铭特意在现场进行了一个小小的投票。答案一是病人继续停止说话;答案二是病人接着数5、6、7……;答案三是病人直接开始数13、14、15……。现场没有一名专家选择答案一,而选择答案二、答案三的分别有1人和8人。陈卓铭竖起大拇指,赞叹道:“果然高手云集,就是答案三啦!”

    陈卓铭介绍道,患者大脑的运动语言区,遭受到电刀的切割,所以病人出现突然停止了数数的情况,但是其实信号还是照常输出的。“大脑信号的输出是有规则的,中间切断的时间还是会按照这个规律,继续输出信号的。”

    “人类的大脑,各个功能点分工是很精细的。大脑有一个专门控制系列,控制病人的系列语言。当医生停下手术刀后,题中病人可以接着数数。”陈卓铭进一步解释道。

    5

    如果一个只懂普通话的中国病人和一个只懂英语的美国病人,出现完全一致的脑出血,给予完全一致的治疗及康复,哪个病人恢复较好?

    哪个病人恢复快?

    中美病人应区别对待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王颖博士,从影像学方面设计了两个实验:语言功能检查和神经影像定位,来观察受试者治疗前后的结果。“虽然左半球为语言优势半球,但是以汉语为母语的病人在执行语言任务时,有更多的右侧大脑半球被激活,相对损伤区域较小,恢复也会比较快。”

    对此,陈卓铭则提出了自己不同的意见。他认为,只懂英语的失语患者恢复会比较快,汉语和英语在声调上、字形结构上,都有很大的差别,调动的脑区多少也有很大的不同。相对于英文,讲普通话时,病人短时间内调用的脑区更多。

    陈卓铭举了个例子。“比如当我们看到‘狗’这一个汉字,我们就会联想到很多的事物,比如狗崽子。但是如果看一个dog这个英文单词,无论给我们多长时间,我们都只会想到动物的‘狗’,不会联想到其他。”

    “这一道题其实也是国家自然基金课题,通过长达5年的研究,我们发现声调是优先康复的语音,并且提出了‘声调优先康复’的理论及康复方案。失语病人的治疗,中国人和美国人的康复训练是不一样的,应该区别看待。”陈卓铭说。

    fMRI 是一种非常优秀的大脑成像技术,即功能磁共振成像技术。

    ERP 事件相关电位,是一种特殊的脑诱发电位。它反映了认知过程中大脑的神经电生理的变化,也被称为认知电位,也就是指当人们对某课题进行认知加工时,从头颅表面记录到的脑电位。

    版面统筹:南都记者 严慧芳 采写:南都记者 黄雅熙 实习生 王子雯 通讯员 张灿城

 最新评论
您未登录,请 点击此处登录后发帖!
收藏本文的会员